"地委书记说

 小说栏目     |      2020-04-14 22:13

服务生将一个热气腾腾的椰子端了上来,恭恭敬敬地说:小姐,您要的鱼翅汤。你舀了一勺鱼翅汤,心不在焉地倒进嘴里。汤一进嘴你就跳了起来,你就呜噜起来,你就用手捂住嘴巴。我说:吐了吐了快吐了!但你摆着手拒绝了,你那样子就像一个强忍着不呕吐的人。灼热的汤在你口腔里翻滚着,你怕吐出来不雅观,你一狠心,挺了挺脖子,硬将它咽了下去。你感到好像一团火焰,从咽喉一直滚进了胃里。眼泪随即从你的眼窝里冒了出来。我同情地看着你,说:你应该吐了它的,为什么死要面子活受罪呢?在这种地方,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人敢对你说三道四。这时,对面的小鸭子抬头看看你,目光柔柔的,猜不出是啥意思。小鸭子盛了一勺汤,放到嘴边呼呼地吹着,然后喂进那个巨乳女人嘴里。他干着这些活儿时,目光开小差,越过黑裙女人,射到你的脸上。你知道这个小鸭子在观察你,你本能地感觉到小鸭子对你很感兴趣,尽管他的行为也属于吃着碗里的看着碗外的,但碗外的你却莫名其妙地产生了自豪感。你强烈地感觉到那个容貌可爱的小鸭子是在强忍着生理上的厌恶与那黑脸女人起腻,于是你的心里充满了对那个丑陋女人的厌恶和对那个小鸭子的同情。你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悄悄问我:为什么?他明明厌恶她为什么还要虚情假意地奉迎她?女人卖笑是为了钱,男人呢?男人出卖小白脸上的微笑是为了什么?我差点笑出了声。我实在没有想到,人类也已经堕落到了这种程度。我想起了顶多两个小时前她的那些可以算做丑陋的表演,对她现在的批评社会的口吻生出了些许反感。我说,只要穿上衣服,人就不由自主地变得虚伪起来。你瞪着我,问:你说我虚伪?也许你自己觉察不到,我说,虚伪久了,也就自以为真诚了。在感情问题上,我从来没有虚伪过,你红着眼圈说,如果我虚伪,就不会吃这么多苦头。别人不了解我,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吗?你知道我的精神受过什么样的创伤,你知道我的心里埋着多么深的痛苦。你知道我与我的那个所谓的丈夫是怎样生活的……你亲眼看到过我跟马叔是多么好,我对马叔是多么真,可是他一夜间就变了,他说不理我就不理我了……她大口喝着汤,忘记了通过喝汤表现淑女风范,弄出了一些吸吸溜溜的声响,简直就像一个捧着碗喝粥的农妇。我知道这是她陷入痛苦回忆的一个标志,南江市的女市长不顾体统地大吃大喝时,就是她陷入痛苦的往事中不能自拔的时候。这样的事即使在全国也很少见:他爸爸在县委常委会上,一拳打掉了地委书记两颗门牙。你还记得他那头奶羊吧?白色的奶羊,拴在足球网架的立柱上。你还记得在中学生运动会上他跟金大川打的那一架吧?他下手狠极了,把金大川的嘴撕得不成模样。那次运动会后,我爸爸对我说:"岚子,你去看看马伯伯和苏阿姨吧,代替我去。他们生活得可能很糟糕。你马伯伯是个顽固不化、不识时务的家伙,但的确是条汉子。"我爸爸和他爸爸是红树林游击队里的战友,有生死之交,我小时候跟他在一个幼儿园里同上小班,我胆大,他胆小,他经常被女孩子打得咧着大嘴哭,我经常替他打架报仇。后来我爸爸调到三江去,我们一家跟了去,我爸爸调回来,我们一家当然跟回来。我第一次见到他就感到面熟,但没有想到是他,他也把我忘了。虽然后来他说没忘,但我知道他说的是假话,谁会记住一个幼儿园小班的同学呢?我爸爸说起他爸爸时满脸都是表情,时而生动如画,时而慷慨激昂。他爸爸这人富有传奇色彩,如果他不犯错误,很可能当到省长。你知道他爸爸犯了什么错误吗?现在想起来很好玩,但在当时可是轰动了全省的大事。这样的事即使在全国也很少见:他爸爸在县委常委会上,一拳打掉了地委书记两颗门牙。地委书记逼着县里搞浮夸,说一亩水稻能生产8000斤稻谷。我爸爸对我说起这件事时哭笑不得,说你马伯伯是个认死理的愣头青。"其实",我爸爸说,"我们都是农民的孩子,谁不知道每亩水稻能打多少斤?大势所趋,说了也没用嘛!可老马就是不同意往上报8000斤,气得地委书记当场宣布拔他的白旗。"那时他爸爸就是南江县的副县长,我爸爸才是县农业局的局长。我爸爸说那天下午县委常委们要开会帮助他爸爸,地委书记要出席会议。开会前我爸爸私下里劝他爸爸:"老马,好汉不吃眼前亏,做个检查算了。"他爸爸却瞪着眼说:"你想让我学卢南风!"你知道卢南风是谁?卢南风是抗日时期红树林游击队的队副,是属于豪门公子打鬼子的典型,初期对抗日贡献很大,后来被鬼子抓去,受刑不过,当了叛徒。他前年从日本回来,捐款建了一所红树林小学。这个人非常有意思,啥时有了空,我把他的事好好对你聊聊。我爸爸好心劝他竟遭抢白,就说:"去你的犟马,好自为之吧你!"我爸爸说开常委会前他爸爸躲在厕所里喝洒,进去好几个人叫都叫不出来,后来是县长进去把他拖出来。他眼珠子通红,活活就是一匹狼。开会了,地委书记主持会议,批评他思想保守,是小脚女人。地委书记批评完了,接下来是县委书记批,县委书记批完了,县长接着批。起初他只是闷着头抽烟,后来批急了,腾地就蹦了起来,骂道:"你们这些狗娘养的,都不是吃粮食长大的,你们都他娘的昧着良心讲话!"地委书记说:"马钢,你这个反党分子!"我爸爸说,"地委书记一语未落,他左手按着桌子,身体往前一蹿,右拳隔着桌子就捅了过去,一拳正中地委书记门面,呱唧一声响,地委书记连着椅子往后倒了。众人吓愣了,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急忙把地委书记扶起来。书记一低头,将两个带血的门牙吐到手心里……"听了我爸爸的叙述,我对他爸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个副县长竟敢在县委常委会议上一拳打掉了地委书记两颗门牙,这简直是个伟大的创举。第二天下午放学后,我对他说:"马叔,我爸爸是你爸爸的老战友,我爸爸让你带着我去看看你爸爸。"他冷冷地瞅我一眼,不理我。他在前面走,我在后边跟,跟到铁丝网那儿,他站住,非常不友好地说:":你跟着我干什么?讨厌!"他竟然敢说我讨厌!那时候我天不怕地不怕,性别意识很淡漠,再加上我爸爸是县长,别人都怕我,我怕谁?但是我也不跟他生气,我看着他感到很好玩。我说:"你不要忘恩负义,忘了在幼儿园我帮你打架那时候了!"他不理我,低头钻过铁丝网。我紧跟着他钻过铁丝网。他向他的羊走去。我跟着他向他的羊走去。"你能不能不跟着我?你这样跟着我算怎么一回事?难道我欠你的债吗?"我说:"你有什么理由说我跟着你?难道这个运动场是你们家的自留地?"他被我噎得直翻白眼,一时找不到反击的话。于是,突然地,这家伙撒开长腿奔跑起来。他想用奔跑摆脱我,但是他忘了,我是全县跑得最快的女学生,几天前的运动会上我刚刚为学校挣了一块金牌!他在前面跑,我在后边紧追不舍,应该说他跑得也算快,但我咬住他是绰绰有余。他跑起来挺着胸膛,头使劲往后扬着,双臂大幅度摆动着,嘴巴里发出哞哞的叫声,像小牛一样。他跑了一会,以为肯定把我甩在大后边了,于是就放慢了脚步。其实他也跑不动了。但当他回头看到我依然紧紧地跟在脚后,脸上的神情狼狈极了。他满嘴白沫,胸膛急剧起伏,喘息声很大,简直就是个小痨病鬼。我对他扮了一个鬼脸,轻蔑地说:"跑吧,你跑上天我也能拽住你的尾巴!"他脸色灰白,气喘嘘嘘,我面不改色心不跳。他转身又跑,我继续紧追。他越跑越慢,脚也不利索了。一块断砖头绊了一下他的脚,我急忙扯了一下他的衣服,但他还是栽到地上。幸亏地上茂盛的野草帮了忙,否则他的脸可就惨了。我收脚不住,一下子趴在了他的身上。我听到同学们兴奋地嗷起来。尽管我野,心无杂念,但第一次趴在一个男生身上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我急忙从他的背上跳起来,蹦到他的面前说:"跑啊,怎么不跑了!"他趴在草地上,脸贴着草地不抬头,好像死了一样。我说:"起来呀,起来再跑!"他慢慢地爬起来,脸皮的红紫竟然使他的脸看起来好像大了不少。他几乎带着哭腔说:"你为什么要跟着我?"我说:"只要你答应带着我去看你爸爸,我就放了你。"他坚决地说:"不行!"然后他就朝着他的羊走去。我跟在他身后,他也不在乎了。看来,他宁愿让我跟在身后让同学们取笑,也不愿带我去看他的爸爸。那天我是尾随着他而去了,他知道无论如何甩不掉我,索性也就不理我了。我跟着他从运动场出来,沿着当时的那条狭窄、肮脏的健康路,一直往南走去。那时候全市只有一栋三层高的楼房,只有一条铺了沥青的大道,所谓大道也就是十米宽,其余的全是平房小巷,与农村没有什么区别。健康路中间布满积着污水的大坑,他牵着羊紧贴着路边走,路边就是把运动场围起来的砖墙,墙头上还拉着一道红锈斑斑的铁丝网,如果不知情,还以为里边是监狱呢。健康路爬进一个有三排平房围成的院子就终结了。院子正中有一个垃圾堆,垃圾堆上一只猪在哄哄着拱食,有几只鸡在咯咯着刨食。猪和鸡为了争夺一块食物,有时候发生矛盾,但很快也就相安无事。我被垃圾和公用厕所的臭气熏得噘唇皱鼻子,问:"你们家就住在这里?"他用挑战般的目光盯着我说:"怎么啦?我们这里不好吗?"我苦着脸,没有说什么。他说:"你看到了,我们跟猪住在一起,我们和羊住在一起,我们和鸡住在一起,你满意了吧?"这时,我的鼻子也渐渐地适应了垃圾和厕所的臭气,而且我对他的不良态度很是不满。我说:"你想用几句难听的话就能把我气走?没那么容易,我好不容易从学校跟你到了这个地方,主要是想看看你的爸爸,不看到你的爸爸,我是决不会回去的。"他说:"我爸爸不在这里住!""你爸爸不在这里住又在哪里住?"他牵着羊向紧靠着厕所的那间房子走去,我一步不落地跟着他。他恼怒地对我说:"你怎么这样讨厌?我们家欠你的账是怎么的?"我也生了气:"你才讨厌!我是来看你爸爸的,不是看你的!"我们的争吵声吸引出了一些灰头土脸的居民,有一个镶着不锈钢牙、牙上沾着韭菜的女人咋咋呼呼地说:"哟,马驹子,把媳妇领回家了?"他对着那个女人啐了一口唾沫,说:"烂菜花,张嘴就喷大粪。"烂菜花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我说:"这个姑娘可真叫俊,但千万可别嫁给他,嫁给他就等于鲜花插在牛粪上了!"他将羊拴在厕所墙边的木桩上。木桩边上堆集着一些发了黄的野草,周围还散布着一些羊粪蛋儿。拴好羊,他转身推开那扇油漆脱尽、玻璃破碎的门。毫无疑问这就是他的家了。我一点也不客气地跟着他往屋子里钻,他一膀子就把我给扛了出来。他用瘦长的身体挡住门缝,说:"林岚同学,我求求您了,不要进来……"我说:"难道你们家有电台?难道你们家藏着特务?"我推了他一把,一闪身就挤了进去。我的眼前一团漆黑,蚊虫在耳边嗡嗡地飞翔,一股腥臊的气息直扑头脑。过了一会儿,我才发现,这是一个长长的房间,有点像陕北的窑洞,中间用布帘隔了一下。外边安着一个煤球炉子和一个用发霉的木板架起来的灶台,灶台上摆着几个油污的瓶子,煤球炉子上坐着一把铁皮水壶。里边是一张大床,床上躺着一个大头的孩子。刚才一进门,在一片黑暗中,我就听到了急促的呼噜声,好像忙忙进食的小动物发出的声音。他拉开了灯,灯泡上沾满油污和死亡的小飞虫。他仿佛赌气似地说:"要看你就看个够吧!高贵的小姐!"我气愤地说:"你这人怎么能说这种流氓话?"但他不理我的话茬儿,端起一个搪瓷茶缸,走到院子里去了。我往布帘里一探头,看到那个大头的孩子挣扎着想把身体折起来,但他的头抬不起来。他的短促的身体盖在一条肮脏的小被子里,与他的大头不成比例。看到我,他的头在枕头上焦急地滚动着,眼睛像两只灰白的蛾子,在昏暗中扑楞着,同时他的嘴里发出刚才我听到过的那种呼噜声。我吓得毛发倒竖,想喊叫但终于把喊叫压在了喉咙里。我仓皇地把房间巡睃了一遍:真是家徒四壁!墙上是一圈圈发黄的水渍,还有一些拉丝结网的小蜘蛛。我走到院子里,站在臭气熏天的厕所墙外,看着他蹲在奶羊腿后,熟练地挤着羊奶。他的双手轮番往下捋着粉红色的xx头,一股股的乳汁射进缸子里,发出嗤嗤的声响。奶羊劈开着后腿,头顶在厕所墙上,一动也不动,一副很配合的样子,不知道它是痛苦呢还是幸福。他知道我站在他的身后,但他装出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干他的活。但事实上他的心里正在倒海翻江般地翻腾着,有他的突然变得笨拙了的手指为证,有好几次,箭矢般的羊奶不是射进缸子,而是射到了他的手背上。他挤完了奶,端起那个漆着大红"奖"字的搪瓷缸子,根本不看我,低着头往屋子里走去。我跟着他进了屋。这时候我对他已经没有了气,只有一种微酸的感情,很可能是同情。他用一块纱布,将羊奶过滤了一遍,然后捅开炉子,将羊奶倒进一个凸凸凹凹的小锅子里,坐在炉子上。他暂时闲了下来,局促不安地站在我的面前,搓着手背上的奶渍,很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我的心里,在那一霎那间,莫名其妙地充满了柔情。他从床底下拉出一个小方凳,放在我的面前。他一声不吭,我也一声不吭。我们听到院子里那些孩子的追杀声,还有猪狗鹅鸭的吵闹声,从远处的船舶修理厂里传来的敲打钢铁的铿锵声。这时羊奶沸了。我积极地帮他将羊奶从炉子上端下来,搪瓷缸子烫了我的手,如果在自己家里,我一定毫不犹豫地把缸子扔掉,但是在他家里我坚持着,他连忙接应了我。他关切地拉过我的手观看着。我缩回手。他问:"痛吗?"我将手指放到嘴里嘬了嘬,说:"我没那么娇气!"其实我的手指痛得要命。他说:"隔壁胡阿姨家有红花油,我给你去要点。"我捏住他的衣角,说:"不许你去!"我看着他用一个芒果状的奶瓶子给那个躺在床上的大头孩子喂奶。我问:"这是你弟弟么?"他说:"是我妹妹。"我说:"她真可怜。"他看看我,不说话了。我看到他的这个妹妹贪婪凶狠的吃相,心里感到很不舒服。傍晚时,他的母亲拖着看样子乏透了的身体回来了。我对他的母亲有一点模糊的印象,记得是一个个子很高、眼睛很黑、感觉中很像一棵杨树的阿姨。但出现在我眼前的她头发灰白,腰弯背驼,与我印象中的杨树阿姨毫无共同之处。他对我说:"这是我妈。"我说:"苏阿姨好。"她点点头,将一个黄书包挂在墙上,然后,默默地脱下那件长大的、沾满鱼鳞的外衣。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妈妈在县里的水产公司工作,每天都跟鱼打交道,鲜鱼、干鱼,当然也不乏臭鱼。她将那件衣服脱下一半时,突然停住手,歪回半边脸,问:"你怎么知道我姓苏?"我刚想解释,他抢着说:"是我告诉她的。"她不吭气了,将衣服脱下来挂在墙上,然后她就坐在床边,摸出一包挤压得瘪瘪的"勤俭"牌香烟,吧嗒吧嗒地吸起来,屋子里很快就散发开一股浓浓的烟臭。那个大头女孩在她身后又发出了那种贪婪的声音,可是她连头也不回。抽着烟,她说:"包里还有一个窝头,你吃了吧!"他说:"您吃吧,妈。"她抬起一只手托着额头,说:"我已经吃过了。"我向他的妈妈告辞了,走到院子里。他跟出来送我。我说:"你回去吧,不用送了。"他不说话,跟随着我走上了健康路。我的心里感到很沉重。我想说点安慰他的话,但找不到恰当的词语。走了一段,我停住脚,说:"请回吧,不要送了。"他说:"我把你送到路口。"我跺了一下脚说:"我说不要送了你就不要送了!"他说:"那好吧,既然你不高兴我就不送了。"我转身往前走去。他却依然跟在我身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啦?"他说:"我还是应该告诉你。"我问:"你想告诉我什么?"他说:"我爸爸早就跟我妈妈离婚了。"我吃了一惊,在那个年头,离婚在我的心目中可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我愤愤地说:"他把你们兄妹扔掉就不管了?"他说:"我妹妹是我妈跟我后爸生的。""你后爸呢?""他也跟我妈离婚了。""怎么会这样呢?""跟我爸爸离婚是我妈提出的,跟我后爸离婚也是我妈提出的。""你妈对离婚有瘾吗?"他严肃地说:"你说什么都可以,但你不许说我妈的坏话,谁敢说我妈不好我就跟谁拼命!"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走了。我望着他的背影,心里充满了怅惘。月亮已经升起来了,我踩着自己长长的影子走着健康路,虫子在路边的野草丛中发出凄凉的叫声。您的事业蒸蒸日上,财富也是滚滚而来。但是,您的感情生活一直不顺。你喝完了那盅椰子鱼翅汤,用纸巾沾沾嘴巴,然后点上一支烟。这时,那几对鸡鸭搂搂抱抱地走了。你问我:他们到哪里去?我说:据我所知,他们在饭店都包了房间。你问:难道他们不怕饭店的保安查房吗?我笑道:谁给了保安这个权力?现在是90年代末,不是你们在南江一中谈情说爱那会儿。你吐出一口青烟,伤感地说:往事不堪回首。那位坐在另一个角落的年轻男子一直在偷偷地观察着你,现在他来到了你的面前。他满面堆着甜甜的笑容,用富有磁性的声音说:大姐,能把您的烟给我一支吸吗?我隔着老远就嗅到了这烟的独特香气,虽然我知道这烟非常贵。你淡淡一笑,把桌子上的烟连同那个镶珍珠的打火机推到他的面前。你看到他伸出修长的手捏起烟盒,首先仔细地欣赏了精美的包装,然后用涂了豆青色指甲油的中指,轻灵地弹弹烟盒,让一支烟自动地冒了头。然后他又欣赏了烟丝,并且把烟卷儿放到鼻下嗅了嗅。最后,他欣赏了打火机,打着了火,点燃了烟,长长地吸了一口,一副心醉神迷之态:谢谢您,味道好极了!你对他充满了好感,便把他刚刚放回的烟盒往他面前一推,说:既然你这样喜欢,送给你了。他说:那怎么可以,这样的精品,有钱也买不到的。他说:宝马赠英雄,货卖与识家嘛!说完这句不伦不类的话,你不由地笑了。他将烟拿到手里,说: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不客气了,再次谢谢您,美丽的大姐。我将嘴巴附在你的耳边,提醒你:注意,这就是鸭子。他说:大姐,我可以在这里坐坐吗?你说:当然。他说:大姐,我感到您很寂寞。你微笑不语。他把椅子往你的身边拉了拉,大胆地抓住你的手,说:我给您看看手相。你顺从地配合了他。你感到这个黑黑的男人身上有一股难以抵抗的力量。他是磁铁,我是铁屑。一个滥俗的比喻在你脑海里闪过。不,他是漩涡,我是游泳的人,女人。你感到手被他抓住了那一刻,整个人就头晕目眩地向漩涡深处落去,根本就没有挣扎之力。他说:您首先是个贵人,而且是个大贵人。你不置可否地微笑着。他说:您的事业蒸蒸日上,财富也是滚滚而来。但是,您的感情生活一直不顺。您这一生中有过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情,但是您爱的人最终背叛了您。您一怒之下嫁给了一个您不爱的人。您与这个不爱的人好像还生了几个孩子。你的嘴角显出嘲讽的微笑。他煞有介事地用大拇指推压着你的掌纹,做出一副认真研究的模样,然后抬起头,直盯着你的眼睛,坚定地说:您与他生了一个孩子,不是几个孩子,刚才我判断有误。是个男孩。这个男孩现在已经基本上长大成人,而且他让您很头痛。你感到一种强烈的感情涌上心头,说不清是恐惧、是惶恐还是感动。你感到自己仿佛浑身赤裸着,里里外外都让他看透了。他停止了让你感到心惊肉跳的断语,只是用他的那双勾魂摄魄的眼睛在你的脸上睃巡着。你感到他的目光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物质,既像黏稠的蜂蜜又像催情的春药。他看完了你的手相不但没有松开你的手,反而把你的另一只手也抓在他的手里。他的手温柔但很有力度地捏着你的手,让你感到微微有些痛楚,但这种痛楚是一种舒服的痛楚。你禁不往地呻吟起来,当然是轻轻地、若有若无的,你的因为睡眠不足而灰白的脸色渐渐地红润起来,你的眼睛也放射出了湿漉漉、亮晶晶的光芒。他用近乎耳语的声音问:你需要我吗?你感到筋酥骨软,委屈和感动使你的咽喉哽住,你困难地点了点头。他站起来,对着你意味深长地点点头,然后转身就走。你像一个被催眠术控制了的女孩,跟在他的身后,从餐桌和椅子的缝隙里穿过空空荡荡的餐厅,走到电梯前面。他在电梯里等候着你。你疾步冲进去,电梯门便无声地合拢了。电梯里只有你们两个人。你呼吸急促,心里有几分胆怯、几分羞涩、几分企盼。但在电梯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他只是对你微笑。出了电梯,你跟着他穿过铺着红色地毯的走廊,好像拐了许多的直角,最后立定在1418房间门前。你有点焦急地等待着他开门。在等待的过程中你感到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你的背,所以你感到这个过程特别漫长。你第一不敢回头,第二不敢旁顾,你的眼睛死盯着他的苍白而细长的手指和那把在球形门锁里转动的钥匙。终于钥匙把门拧开了。其实他只用了几秒钟就把门打开了。其实根本就没人注视你。你完全可以放松你的身心,把一切抛到脑后。他将瘦长的身体往门旁一侧,伸出一只手,做出一个彬彬有礼的姿势,请你进室。你一闪身进了他的房间,很有点迫不及待的样子。他随着你进了门,然后就把门关上了。他仿佛看出了你的心思,特意很夸张地挂上了门链。明亮的灯光照耀着房间正中的大床,照耀着墙上的大镜子,照耀着桌子上那瓶紫红的玫瑰。这是一个很舒适的房间,特别适合情侣同住。窗帘质地很好,沙发弹性不错。床头上方挂着一幅粉红色的裸女油画,裸女的乳头像两粒樱桃。他对着你走过来,就像一匹黑色的沉默豹子,迈着骄傲的方步走过来。你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仿佛有一股微弱的电流在身上通过。在你面前他站了片刻,然后就笑眯眯地,像开玩笑似的扯住了你的休闲服的下沿,像剥香蕉皮似的剥下了你的上衣。他脱你的上衣时你表现得非常顺从,你嘴里嘀咕着一些连你自己也听不明白的话,顺着他的劲儿把胳膊高高地举了起来。你的两个激动不安的Rx房突然地亮了像,你本能地双手抱住膀子,把它们遮掩起来。他扔掉你的上衣,双手扯住你的裤子,猛地往下一褪,你就赤裸裸地站在他的眼前了……饭店顶楼监控室里的电视屏幕前,一个见惯了这种景象的值班员揉揉朦胧的睡眼,低声嘟哝着:"这两块货真行,哪里是人?分明是猪!小赵,你快来看看,这两个是今晚的冠军!"值班员喊叫着他的同伙。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走过来,问:"是花猪吗?""不是花猪,是黑皮。""黑皮的活儿一般嘛!""这小子今夜超常发挥了!""是跟台湾那个富婆吗?""不是,换了一个。""黑皮这小子,不够意思,台湾富婆花钱养着他,他还偷着搞多种经营!"姑娘将下巴搁在同伙的肩膀上,眼睛看着屏幕。她突然压低了声音,说:"天哪!这不是咱们市的林市长吗?""你胡说什么?林市长怎么能干这种事?!""是她,是林市长!""不可能是林市长吧?""前天我还在珍珠大厦落成典礼上见过她,绝对没错!"他们将脑袋往前探着,恨不得钻进屏幕里去的样子。"录下来,赶快录下来,"女的说,"这可是宝贵资料!"磁带沙沙地转动起来……"我原先以为,这些大人物都是阴阳人,不食人间烟火的,"他说,"想不到她们也会干这种事情,而且——""而且还干得十分出类拔萃!"女的接过男的话头,大声说。当他像家兔一样从你身上滚下来时,监控室里的男女值班员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男的说:"我的天!看他们做,比自己做还累!"女的轻蔑地说:"你要有黑皮十分之一的功夫,我就心满意足了!"于是他们也滚在了一起。桉树林从何家港外的沙滩开始,一直延伸到红树林。你终于说服了马叔,让他带领你去探望他的爹——抗日英雄马刚——孤身打入虎穴、端了最坚固的反革命土围子的马刚——打掉地委书记门牙的马刚——几个星期以来,马刚的事迹从你爸爸的口里源源不断地流淌出来。使你想见到他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强烈。为了让马叔带你到红树林,你往他的书包里偷偷地塞了二十多块水果糖,那可不是一般的水果糖,那是从香港进口的水果糖。你不仅塞给他20多块高级水果糖,为了早日见到他的英雄古怪倔强爹,你还每天帮他放奶羊,你甚至学会了挤羊奶。有几个裹着解放脚的政治老太太,公然地议论:"看看,看看,真是人不可貌相,马家的小子,把小媳妇都勾来家了!"他的在水产公司剔鱼的妈妈冷冷地问那两个一贯地狗仗人势、一贯地为非做歹、一贯地欺软怕硬的老太太:"知道这是谁的女儿吗?睁开你们的狗眼看清楚,这是本县林县长的女儿!"那两个政治老太太的眼睛顿时就直了,从此见了你就点头哈腰。你与他的浑身散发着鱼胆味的妈妈建立了不错的关系。你还强忍着恐惧喂过他的那个同母异父的大头妹妹。

上一篇:前不久大虎初见珍珠 下一篇:没有了